Tuesday, February 8, 2011

加强对沉迷网络者的辅导

(摘自早报2011-02-07)
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四名四年级学生针对我国三所大学的205名学生进行的调查显示,半数受访者每天至少有5个小时在上网,84.4%会在网上“逾时”逗留。

  这是印证年轻人流连(或说沉迷)网络世界的又一项最新数据,两个月前,教育学院曾公布了一项调查显示,青少年每周花在电子游戏的平均时间是20个小时,情况严重的青少年会花38个小时,导致说谎、功课退步和偷钱等不良后果。

  现代人跟网络世界已结下不解之缘,以年轻人来说,他们每天留在网络世界的时间达数小时,这已经是大势所趋。上网多少小时才算合理,这也许因人而异。从中学到大学,教学脱离不了电脑,学生上网做功课、找资料,进行网上社交(上面簿已是每天的网上活动)。学生对网络的依赖恐怕只会更加普及和加深,就连学校也要争着走在网络世纪的前头,进一步把教学“网络化”。

  例如,今年一开始,南洋女中就推行了“21世纪教学示范班”,给一部分学生在课堂上利用iPad学习。校方投资了13万5000元购买150台iPad,试验过后才决定是否扩大至全校,让每一名学生都有一台iPad。除南中之外,淡滨尼中学也将有类似计划,让iPad进入中学校园目前尚有待蔚成风气,却似乎已吹入小学,南华小学已成立了教师小组,探讨如何在教学中使用iPad。

  其他中学若等不及看到南洋女中的试验成果,便也纷纷跳上iPad列车,我们也不会觉得奇怪,因为学校之间的竞争原本就很激烈,再加上家长的期望,iPad入校园看来会是今年教育界的一大“盛事”。除非教育部在衡量轻重利弊之后而加以干涉,否则,学生学习进一步“网络化”已是一个无法扭转的事实。

  学校在教学上不断发挥创意,作出新的尝试原是值得鼓励的,但学校一旦在创意方面作出了重大投资后,若发现新计划弊多于利,也应该果断纠正。任何过于殷切的网络教学计划可能助长学生沉迷网络世界的潜在危险,这应是学校和家长所共同关注的,因此,学校在推广和加深网络教育的同时,如何防范学生沉迷网络,以致在现实中迷失了方向,就显得更为重要。

  此外,另一值得警惕的是,沉迷网络现象有年幼化趋势,现在iPhone风行,由于它易于上网,大人手上的iPhone闲置一旁就变成了幼年孩子上网玩电子游戏的游戏机,他们只要手指在屏幕上“指指点点”,随即进入网络世界,甚至熟能生巧,还能自己下载免费游戏。

  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吕德耀上个月在国会中回答议员的问题时,重申政府在管制互联网活动方面采取“轻柔”的管理手法。尽管互联网上的信息无法完全管制,政府还是象征性禁止100个含不良内容的网站,并且鼓励家长向业者订购互联网内容过滤服务。政府管制网上活动的立场显示,政府在这方面所能做的是极其有限的,人们若把预防年轻一代沉迷网络的期待完全放在政府身上是不切实际的。

  既然网络世界是现代人摆脱不了的,则对网络不熟悉的家长也许自己应该设法多了解,或是参与其中,才能知道如何引导孩子。学校也应该把对沉迷网络学生的辅导当作学生辅导的重要工作,引入专业的辅导员或是派教师接受有关的训练。

  辅导和防范工作同样重要,民间应该有更多像触爱社会服务属下的“触爱网络健全中心”那样的辅导组织,政府在这方面的鼓励不可或缺。全国上下更认真看待有关的辅导工作,也等于是一项公众教育,可提高国人对这个课题的认识和关注。